您好,歡迎來到廣州中專網!

深圳3500名中考體育免考生背后疑問多

http://www.geleylen.com/ 點擊數: 838 發布時間: 2016-01-07 來源: 廣東招生考試網

推薦: 廣州機電學校 廣州航空學院 嶺南工商技師學院 南方技師學院 華航航空學院 貿易學校 更多
男生: 建筑工程 模具數控 電腦軟件 汽車維修 廚師烹飪 營銷管理 更多
女生: 鐵路高鐵 幼兒師范 空乘航空 醫學護理 財務會計 藝術設計 更多

  深圳體育免考滿分被指導致“拼爹”、“尋租”、“放水”

  眾多家長(微博)對教育局回應“不買賬”,要求學廣州給予平均分

  今年3月,深圳《2013年初中畢業生升學體 育考試方案》發布,立即被家長們炮轟是“某些利欲熏心的機構和家長變成走捷徑、鉆空子的又一渠道”;4月25日,深圳市學生體育聯合會網站上“2013年 深圳市中招體育考試特殊類考生公示”3500多人的名單一出,頓時引起廣泛質疑;4月29日,市教育局對此給予了正式回應。

  但眾多家長對這個回應“不買賬”,事件持續發酵。在家長們成立的QQ群“中考(微博)體育不平則鳴”中,眾多聲音提出要“進一步維權”:“要讓6萬多中考生告別拼爹的時代。”

  連日來,多位學生家長向晶報實名舉報其中的問題。記者調查發現,中考體育免考眾多爭議并非捕風捉影,此事確有蹊蹺。

  南山某校一個家長的親歷記

  李明(化名)的兒子李小明(化名)在南山區某初中學校上初三。這些天他都一臉憔悴,為的正是孩子中考的成績問題,孩子同班明明體育很差的學生也拿到了體育免考資格,中考還沒開始他的成績就已經不公平地要注定落后一大截。

  有學生原本鍛煉迎考轉眼免考

  李小明學習成績較好,排名曾進過全區前五十 名,但體育成績一般,評分多為A或B,從來沒拿到過A+。讓李明寢食難安的是,就在公示中考體育免考名單前幾天,李小明放學回家對他說,“爸,我們班小玉 (化名)居然也拿到了免考資格,可前段時間我們還看她天天在練仰臥起坐,而且她的體育很多都不達標。我們問她怎么弄到的,她說她一直在偷偷練習定向越 野。”

  對這個女孩子李明很熟悉,“她纖瘦文弱,跟體育尖子的形象相差十萬八千里!”李明發現,實際上這個女同學所聲稱的那項比賽早已經結束,有關單位不可能單獨為她舉辦一場比賽,“她的父母不過是打通關系,在參賽者名單中給女兒加上了一個名字而已。”

  “我現在真后悔,當初如果痛快交了那幾萬塊錢,讓孩子參加培訓機構的培訓,如今就沒這么多麻煩了,孩子的中考體育也能輕松拿到免考資格。”李明說。

  培訓機構游說家長交錢買免考

  事件回到3年前,李小明剛剛進入初中。從初一 開始,李明就收到了不少參加培訓班的通知,有做航天模型、航海模型的,有做定向越野的,有做空手道的,名目可謂繁多,但門道基本上如出一轍,都是以組織體 育賽事為幌子,向家長收取不菲的一筆錢,保證兒子或女兒在中考中體育獲得免考資格,可以拿滿分30分計入中考總成績。

  李明印象最深的,是在李小明初三第一學期的時 候,學校安排的一場擊劍比賽隊員招募會。到會家長情況都跟李明差不多,孩子學習成績比較好而體育稍弱。來學校招募學員的是一家培訓機構,在講臺上給家長們 宣講參加這個項目的好處:只要利用周末時間上6次課,就可以去參加擊劍比賽,名次基本人人有份,憑這個名次就可以獲得中考體育免考資格,也就是說可以得到 滿分30分。李明倒是很想讓兒子得到這個名次,無奈培訓費和參賽費太貴,總共要交2萬多塊,還要向培訓機構購買擊劍裝備。作為工薪家庭,李明覺得太貴,最 終沒有簽培訓協議。

  中考沒開始起點已經不公平

  據李明了解,孩子班上共42個人,其中5個拿到了免考資格,免考比例達到10%。起初有家長邀李明一起參加抗議,李明沒有響應:“不就幾個孩子嘛,不公平也是少數的,算了吧。”

  但后來陸續得到的信息,讓李明坐不住了。

  有家長告訴李明,李小明的隔壁班,有15人獲得免考資格,幾乎接近40%。4月29日,李明打開市學生體育聯合會網站,看到了公示名單,發現網上公布竟然有3502名學生可免考直接拿A+滿分,而且按0.3的權重計入中考成績,李小明的中考成績勢必受到影響。

  對于網友“自行腦殘”的網貼《2013年中考 生家長集體投訴信》,特別是中考3502人體育免考已經占據了絕大部分A+名額,自然分1分之差換算成標準分就可能是巨幅差距,可能導致孩子能否上得了公 立高中、或者上什么水平的高中等分析,李明說深有同感,“體育免考滿分計入中考成績,中考還沒開始,起點已經嚴重不公平了。”

  深圳中考體育免考九大疑問

  連日來,“維權最積極”的QQ群“中考體育不 平則鳴”,人數已經上升至400多人。記者調查發現,家長們的投訴焦點可以歸納為九大疑問。調查過程中,讓記者詫異的是,今年4月25日深圳市學生體育聯 合會網站剛發布“2013年深圳市中招體育考試特殊類考生公示”,至今網上已經找不到任何相應信息,只能靠家長們當時一張張截屏圖片作為佐證。

  疑問一:普校“體育尖子”多過體育學校

  5月4日,一位家長以匿名方式向記者提供了一 份“不正常免考的部分學校情況”,指情況是根據“2013年深圳市中招體育考試特殊類考生公示”數據整理的。文中提到,正牌“體育學校”憑真本事獲得免考 資格的才119人,而翠園東曉校區(297人免考)、西鄉中學(155人免考)、南山實驗學校麒麟部(123人免考)、羅湖外國語學校(140人免考), 這些非專業學校的“體育尖子”竟然比體育學校還多。

  類似的一份情況列表也出現在了《2013年中考生家長集體投訴信》中。家長調侃說,“干脆授予這4所學校‘體育名校稱號’,原來的體育學校可以停辦解散了”。

  疑問二:比賽“放水”甩繩也獲免考

  除了“體育尖子”太多,家長認為“不正常的情況”還包括獲獎項目。翠園東曉校區獲得免考資格的297名學生中,有234人是通過空手道比賽獲得,占全部免考人數的78.8%,另有59人通過跆拳道、摔跤、拳擊、柔道比賽獲得,有家長戲稱該校應改名為“翠園武館”。

  此外,南山實驗學校麒麟部的免考123人中,有70人通過健美操獲得,20人跳繩團體獲得;沙井中學105人免考,其中70人因參加跆拳道錦標賽獲得免考資格;西鄉中學155人免考,其中102人參加跆拳道比賽獲得資格。

  有家長質疑比賽項目難度低,尤其是團體比賽水 分多。“最有水分的比賽是跳繩,團體可以有20人,全市團體前6名就有120人免考;跆拳道、空手道,從42kg到78kg每個重量級都有個人和團體前6 名獲獎,算下又是近千個名額”,家長在集體投訴信中如此寫道。南山實驗學校麒麟部的一位學生家長說,跳繩團體比賽的形式讓人不可思議:“20個學生去參加 比賽,2人甩繩,其他18人在中間跳繩,就這樣,甩繩的2名同學也算免考”。

  疑問三:體育差生突變“體育尖子”?

  在家長集體投訴信中提到了公示名單中,有不少平常是體育差生的學生,突然就變成了“體育尖子”。一位網友向記者發來一份情況匯總,他認識羅湖外國語學校初三(八)班的一位免考生,平時體育成績非常差,連跑步都基本跑不動,最終卻因為啦啦操而獲得了免考資格。

  另一位家長向記者報料說,孩子告訴他,班上有一位從來沒說過自己會游泳,也從來不見她游泳的女同學,竟然獲得了游泳比賽前六名,成為了游泳健將。孩子不屑地說,“她平時成績還沒我好,怎么就成了游泳健將?會不會游泳還不知道呢。”

  疑問四:花錢買替補不上場亦免考

  南山實驗學校麒麟部一位學生家長告訴記者,孩子剛上初一的時候,就有一位朋友向她推薦可以獲得免考資格的各類比賽,如水球、乒乓球、游泳,只要花5000元,就可以讓她的小孩變成替補隊員。考慮到造假會給自己和孩子造成心理負擔,她當時婉言拒絕。

  一位育才三中的學生家長通過QQ向記者反映,很多初三學生都知道,年級里有一位同學通過2012“錦霸杯”全國青少年板球錦標賽獲得免考資格,實際上也是別人給弄的替補名額。

  在“中考體育不平則鳴”QQ群中,有三位家長向記者舉報了3位免考學生的所在學校及其真實姓名,稱他們都是通過花錢以弄虛作假的方式獲得免考資格。

  疑問五:一個足球校隊擠進26人

  被家長稱為“最離譜”的免考資格,是鹽田外國 語學校的26人足球隊。家長集體投訴信中質疑,“同一所學校的足球隊2年內參賽的隊員每年都不一樣。此校就通過參加2次足球比賽共計48人通過團隊獲得免 考資格。難道校隊每年都換隊員,全部是新手嗎?況且1個足球隊塞得下26人嗎?真是聞所未聞!”

  家長馬先生說自己熟知內情。他兒子曾是該校的 校足球隊成員,現已轉校。馬先生說,兒子參加的足球比賽是7人場,一個足球隊不會超過20個人。而2011年—2012年該校有22人因足球女子第四名獲 免考;2012年-2013年又有26人因足球女子第5名獲免考。“這肯定有問題,我懷疑有不少是硬塞進去的。”

  疑問六:小范圍比賽參賽即獲獎?

  采訪中,多位家長向記者反映,有些公示的獲獎 項目是他們聞所未聞的,也很少看到公開的比賽通知。網名為“花好月圓”的家長向記者透露,他孩子所在的一所中學有98個體育免考生,其中有一部分是通過今 年參加的飛盤比賽獲得的。而這項比賽老師通知了幾個關系較好的學生家長。“這個比賽很少人參加,得獎非常容易,因為很多人不知道”。

  有家長甚至懷疑,有的比賽小范圍進行,僅組織 6支比賽隊伍,參賽隊就等于獲獎隊,獲獎就能免考。網友“喬2013”就提出了這樣的疑問:“全國青少年航海建筑模型教育競賽深圳選拔賽,第二實驗學校有 5人獲第一名,其他學校沒有看到有任何人參加該項比賽。既然是深圳市舉辦的深圳選拔賽,深圳賽區其他學校怎么看不到有人參賽?”

  疑問七:老師“欽點”參賽名單?

  南山區一所中學的家長張先生告訴記者,據他女 兒帶回來的消息,年級里有20人去參加跳繩團體比賽,但入圍的都不是校運會的“頭號種子”,名單是由教導主任“欽點”的。家長馬先生也向記者透露,參加鹽 田外國語學校足球隊的學生,有些并非因為體育成績優秀,而是跟老師關系好。也有家長向記者反映,有的老師是為了追求升學率,讓學業成績好但體育成績差參加 比賽獲得免考資格。

  采訪中,甚至有家長向記者反映,學校里有些老師的孩子通過關系拿到了免考,但該家長并未舉報免考者實名。

  疑問八:比賽“斗獸棋”公示成“圍棋”?

  在學生家長向記者反映的情況中,有些讓人看了 哭笑不得。網友“花好月圓”說,他孩子所在的初三年級中,有一位“體育極差”,“200米連很多女生都跑不過”的男生,今年3月通過比賽拿到了免考資格, “據說當時比的是斗獸棋,后來在教育局網上公布的時候竟然變成了圍棋?”這位家長向記者講述時忍俊不禁。

  一位名叫“Laurel”的網友報料說,“我知道有一個女孩,前一陣突然冒出了一個體彩足球前三,可這個學校都沒有足球隊,以前從來也沒聽她說過練足球”。

  疑問九:培訓、買比賽用具要花數千元?

  “中考體育不平則鳴”QQ群中的網友“kdfghadfkjna”則質疑比賽的舉辦機構間存在利益輸送,“他們高價販賣比賽用具,一個玩具車(比賽用航模)要幾千。”初三學生家長李明(化名)也表示,初一時力邀兒子參加擊劍比賽的機構要說花不少錢買擊劍裝備。

  網友“秋水玲”也反映,南山實驗學校麒麟部健美操培訓費也不菲,高達數千元。網友“行走”說,他家小孩差點就參加了可以獲得免考資格的擊劍比賽,但代價是兩萬多元的費用,而且服裝費還另算。

  網友“ksznsh123”報料說,“有些學校所謂的‘三模’比賽也是一樣,一次比賽一個學校就可以拿幾十上百個一等獎獎狀。當然這些都不是白拿的,參賽費、訓練費、器材費一年要上繳幾十萬給主辦單位或組織者。”

  同樣免考為何不能學習廣州給予平均分?

  深圳今年體育免考生數量從往年的1000多猛 增到3000多人,被很多家長批判為明年免考改為加分規定前“最后的末班車最后的瘋狂”。相比之下,廣州今年體育免考生僅1056人,占考生比例更只是深 圳的1/5。學習廣州給免考生平均分,讓不愿拿平均分的“體育尖子”通過考試堂堂正正拿滿分,成了眾多家長的強烈。

  呼聲1

  學習廣州讓中考起點變公平

  2012年,廣州就對中考體育的免考政策進行 了大調整,當年起中考體育免考考生的成績將有兩種計算模式,基本相當于給及格分或平均分,不再直接給滿分。眾多家長據此強烈要求深圳“見賢思齊”、學習廣 州經驗,改變各類比賽獲獎者和殘障學生免考都滿分、重大疾病學生免考70分的現有政策,對所有免考者給予平均分,如果“體育尖子”不愿拿免考的平均分,可 以直接通過考試堂堂正正拿滿分,讓中考在起點上重回公平。

  呼聲2

  按不同項目給滿分或及格分

  有家長則提出區分免考滿分不同情況的建議,根 據不同的參賽項目,重新對免考生資格進行嚴格甄別。對于某些高級別、高競爭性的比賽獲勝者,比如獲得國家二級運動員證書的“體育尖子”可以獲得免考資格給 予滿分,其他諸如健美操、啦啦操之類的項目,一律只給平均分。還有家長提出,200米應作為必考項目,除了殘疾學生之外,其他考生一律不得例外。

  呼聲3

  民間組織真正民間化透明化

  有家長呼吁,把原定明年取消中考體育免考的政策提前到今年執行,更有家長提出,如果繼續深圳市學生體育聯合會這種官辦民辦不分、政府給自己裁判其實沒人監督的情況,“以后可能一樣糟糕。”

  眾多家長批判深圳的體育免考政策已經形成一條黑色利益鏈:少數學生家長交高額費用,培訓后拿到體育滿分,比賽和培訓的組織者學體聯表面上“非營利”,其實在背后收受好處。

  記者發現,深圳學體聯網站上的文件顯示,該組 織雖然是市民間組織管理局批準設立的“民間組織”,但其主席、副主席、常委多由市區教育部門領導擔任,確實如同家長們所稱“明顯已經成為一個二級政府”, 該網站上關于“體育賽事”、“收費公示”等欄目下面一片空白,家長們的質疑并非空穴來風。政府本應發揮的指導監督作用,在其下場參賽之后,制度上確實存在 巨大的尋租空間。

  □他山之石

  廣州2012年體育免考不再算滿分

  2012年,廣州就對中考體育的免考政策進行了大調整,當年起中考體育免考考生的成績將有兩種計算模式,不再取得滿分。

  具體來說,特殊考生可申請免考、擇考、緩考或特殊體育考試。擇考兩個項目的考生取2個項目平均分的90%,再乘以0.6,超過60分的按60分計算;擇考1個項目的考生取該項目得分的70%,再乘以0.6。

  此外,2013年的體育考試,除上述統考外,還加入了過程性評價內容。主要包括四方面,學生上體育課的情況,學生平時參與體育活動的情況,學生體育兩項技能的測試成績,國家學生體質健康標準等。(晶報記者 羅秋芳 孫妍)

廣州現代信息職業技術學院